对党忠诚,把鲜红军旗刻印在中国大地2017-07-31 星期一

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10时03分,威武的阅兵分列式结束,刚刚接受检阅的三军将士在检阅台前迅速集结完毕。

“本科转专科”看似冰冷残酷实则饱含善意2017-07-31 星期一

近日,华中科技大学一份试行制度文件在网上传播,“本科不努力,毕业成专科”新规引发热议。华中科技大学在官方微博回应称,试行本科转专科是一种学业救济制度,体现了人文关怀, ...

思路一变,收购滞销西瓜也能救助贫困生2017-07-31 星期一

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10时03分,威武的阅兵分列式结束,刚刚接受检阅的三军将士在检阅台前迅速集结完毕。

“明星餐馆”生存得放下身段和价格2017-07-31 星期一

越来越火爆的福州餐饮业吸引了明星的目光。近年,周杰伦、陈赫、叶一茜等明星投资的餐饮店纷纷进驻福州。

网购志愿证明亵渎志愿精神2017-07-31 星期一

每逢暑假,就有不少大学生选择参加支教等志愿服务活动,而大学的奖学金评定、保研、出国机会也或多或少与学生志愿服务有所关联。

别拿“差生”为名校“祭祀”2017-07-17 星期一

近日,山东乐陵市江山国际学校,对初二年级的近60名学生统一做出劝退决定,而且这些学生,大多数没有什么明显的过错。

“碰瓷式竞争”争不来“好钱景”2017-07-17 星期一

7月12日,京东与唯品会对外发布联合声明,表示近期不断有商家反馈:某电商平台利用其市场垄断地位,以各种方式要求商家签署所谓的“独家”合作,并从京东和唯品会等平台退出,否则...

低配的“高温津贴和休息权”更显迫切2017-07-17 星期一

刚刚进入头伏,京城的气温就给大家来了一个“下马威”,这两天不少人都觉得自己有幸赶上了“史上最热一天”。

“寒门贵子”的故事为何频繁刷屏2017-07-17 星期一

一夜之间,庞众望成了“超级网红”。父亲是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母亲先天残疾常年卧床,自己在5岁时被查出先天性心脏病,母亲坐着轮椅为他借钱做手术……

中德关系“跳入时代的奔走”2017-07-10 星期一

与默克尔总理会谈并见证一系列合作文件的签署、出席柏林动物园大熊猫馆开馆仪式、在奥林匹克体育场观看中德青少年足球赛……

“七七事变”80年:铭记历史,团结一心再筑梦2017-07-10 星期一

殷忧启圣,多难兴邦。80年前的今天,日本侵略者为了达到以武力吞并全中国的罪恶野心,炮轰宛平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

亮剑发声,标注青年向上新风尚2017-07-10 星期一

自中国共产党成立之日起,就引领民族励精图治,一路上不断跨越坎坷、不断创造奇迹。96年栉风沐雨,共产党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坚定不移的斗争精神、亮剑精神,都是带领人民成就今日 ...

纪委要在脱贫攻坚战中当好“纠察队”2017-07-10 星期一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电视电话会上强调,各级纪委要以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的要求为尺子,瞪大眼睛、拉长耳朵,重点查处精准脱 ...

期待香港再谱“一国两制”实践新篇章2017-07-03 星期一

从湾仔到香港仔,从兰桂坊到奥海城,国旗、区旗处处悬挂。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紫荆花欢笑绽放,今天,是香港回归祖国怀抱20周年的伟大日子。

深圳女性车厢是块文明“试验田”2017-07-03 星期一

深圳的地铁变样了!6月26日,深圳地铁1、3、4、5号线正式启用女士优先车厢。这是国内地铁对女士优先车厢的首次尝试。

“阴阳菜单”空间消费需要成本却不能自弹自唱2017-07-03 星期一

日前,四川成都市民刘先生到一家餐厅就餐时发现,该餐厅使用的是“阴阳菜单”——很多菜在包间内消费都比大厅贵,“少则10块,多则几十块”。

这一刻,与茂县同在2017-06-26 星期一

6月24日凌晨5点45分左右,四川省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一个曾经依山傍水、秀美俏丽、盛产花椒和沙棘的村庄,有62户人家在瞬间被垮塌的山体吞没,到目前为止,依然有93人失联。

“复兴号”命名是中国梦的完美诠释2017-06-26 星期一

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两列中国标准动车组,25日被正式命名为“复兴号”,26日将率先在京沪高铁两端的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双向首发,分别担当G123次和G124次高速列车。

“挂科威胁”比暴力育人更糟糕的是人情破坏规则2017-06-26 星期一

近日,安徽国际商务职业学院一教师被指因学生评教给差评,发文威胁学生挂科并骂辱骂学生,称要把相关学生抓出来。

根除“淤泥”营造干事干净环境2017-06-26 星期一

一直以来,我们总是推崇“出淤泥而不染”的官员典范。记得有这样一个典故,北宋时期的宰相赵抃,做官四十余年,即使从油水多足的地方离任,也仅“一琴一鹤自随”。